Esther

某某A:

今天有人又在推荐这个,突然想起小蜘蛛的女票是怎么死的……再看这个梗,我……

眠狼:

那一句:孩子,别自责。 …戳死我了

某某A:

小蜘蛛:英雄救美(1\1)达成~

好大一把刀…伤口太深了


阿竜ryu:



上班郁闷摸刀子
如果队长失手了的话……


qiuqiuqiu

眠狼:

啾の天堂。钢铁啾,啾啾啾?
共9P,多宇宙铁啾设定。

【授权翻译】It's Always Darkest Before the Dawn
by badlifechoices
summary:
Bruce has never had a soulmate.So when he stares at his reflection in the bathroom mirror one morning to find the black mark curled over his hip, he’s sure it has to be another cruel joke fate is playing on him.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763726
作者还写了其他的Brujay,大家可以去看看哦

  Bruce不曾拥有灵魂印记。在这个大约有一半人出生时身上就会带有印记,暗示着注定有一位珍贵配偶人选存在的世界,那并不罕见。他对此从不浪费太多注意,永远也无法理解媒体为什么如此痴迷于知道哥谭的黄金单身汉是否有一位自己的灵魂伴侣。Dick有一位而Bruce仅仅对那个无论何时发现有一枚像艺术纹身的印记隐藏在肩胛间的男孩感到高兴。那个孩子值得拥有它,值得去拥有一位能与他不灭信念和坚毅决心相匹敌的伴侣。

  有时他认为没有灵魂伴侣对于蝙蝠侠来说恰合其名。他是一个孤胆英雄,这意味着孤身一人且自足自立。没有人在外期盼他们的白栅栏,一个家,一群孩子的完美结局很好因为这是Bruce永远不能给他们的。他不敢去希望自己能获善终。生活着的世界充满黑暗,紧附内心的阴霾将他吞噬了太多。人们问他有否遗失,而那是否是对他灵魂伴侣至关重要的部分。可他失去的所有又如何让他分辨这些不同?他该如何去知晓深埋他胸口的空洞是否应被他的命定之人填补或那仅是他选择的虚无,他所遗留的失败?

  因而当一天早晨注视着卧室镜面上的影像,发现一个黑色印记蜷曲在髋部时,他坚信那是另一个实施在自己身上的残忍命运玩笑。他不能理解它,不能解释为什么它会在所有时间里的此刻发生。他的指尖追逐着旋转的线条,为传遍身体的温暖而战栗,为一阵勾动内心的激动责骂自己。他收敛心神,缩起手指仿佛被印记烫伤,从镜子旁逃开。这是错的。所有关乎此事的都错了。如果印记只在现在出现那它一定表示他的灵魂伴侣才刚刚出生。老牛吃嫩草,他能听见人们如此议论。他早已快要50,当他的灵魂伴侣年纪足够大到去寻找他时他就60多了。当然,不会有神智清醒的年轻人想要一个老东西成为他们的灵魂伴侣,无关命定。

  他忽略灵魂印记,强迫自己在每一次分神时集中注意力。可是他发现双手仍不时扫过髋部的印记,而那让他对自己充满厌弃。

   几个月随之流逝但他发现自己的的心情甚至更糟,常在熟悉的蝙蝠洞里闷闷不乐几个小时。Alfred为他担心而他暗自愧疚,但无法倾诉,不能告诉他忠诚的管家和朋友占据了心智的矛盾感情。他想要遗忘它,想要在它将自己逼疯前清醒自己的大脑。可是那个印记本身就在阻碍着他的努力。

  时而它温暖掌心,散发的怡人温度就像另一具躯体与他相依。时而它寒气四溢,让他背脊战栗宛如骇人的恐惧撕扯着心灵。大多数时候他完全不能感知到它,空洞而疼痛,他以远超自己愿意承认的次数去确定印记还在那里。它总是在那里,就在他的髋部上瞪视着他,像在为难以言喻的什么对他发出责难。

  当Dick向他展示红罩头的照片,Bruce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心脏会突然抽痛,难以识出笼罩在他心头的阴云。他知道他必须找到这个罪犯,阻止他,念头之切甚至吓住了他。他想或许他终于失去了某部分,他终于更蝙蝠侠而非Bruce Wayne。

  某个夜晚,印记几乎冻僵他的手指,他试图逃离内心撕咬着他的恐惧。但无论他如何反击,它都像往常那样拒绝消失。他的意识之后还有什么,一团不属于他的迷雾,每当他专注于清除这混乱时它就会变得更加模糊。他追踪红罩头,心脏在越过一座座屋顶时猛烈跳动。他离脚下熟悉的街道太远了,一切皆成虚幻,唯独追逐罪犯的念头充斥心间。倾盆的大雨在他防水斗篷上哗哗作响,他困住了红罩头。

  然后他突然感到被灼烧。皮肤滚烫着,一股股热浪从髋骨的印记开始席卷他的全身。他们停下奔跑,彼此之间只有几步距离,而那于他仍然太远。有什么在牵引着他,强迫他像个木偶一般被无形的线操控。四周只剩头罩下的喘息。红罩头的枪滑落,双手紧抓胸口,看起来就像他几近跪倒。Bruce没有发觉自己的前行直到靴上的水声传入耳际。红罩头蹒跚着,后退着。他先前的自负不复,显得不安、犹豫和懊恼。Bruce差点大笑出声,电流穿过血管,疑虑重重。

  “Bruce”这气音如利刃切开夜幕,,割入凯夫拉和肌肤直到它在bruce的胸膛中灼烧。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似长旅归家,像失而复得。“你是谁?”他咬牙问道,攥近他的拳头因为他不自觉地对他放下戒备。但是对方不像是马上要与他决斗,至少不是用带着护具的双手抓住夹克,就像是他需要拽住什么去支撑。

  回答他的是更加苦涩的笑音,让他一阵疼痛。“你真的不知道吗?你让我太失望了,我要你现在就想起来。”对方终于有所反应时Bruce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将手放到头盔上。然后一切回归正轨而Bruce终于可以看清。他盯着他的面孔就像他想把它们珍藏在记忆里。它们不再相同,变得冷硬。那些他不熟知的线条无声述说着痛苦和失望的故事。但是它们仍熟悉得可怕。Jason。那单词焚烧着他的舌尖,却不曾离开双唇。咽下喉中硬块,他的嘴张开又合上,飞驰的思绪戛然而止。他只能望着,在青年脸上搜寻昔日男孩的残影。那里一无所有,一无所有得只剩受伤,愤怒,和惊讶的困惑,而那就是他在原地动弹不得的原因。

  “我不知道那会是你。”好像有什么飞快闪过Jason的面孔。一种Bruce想要触碰的悲伤。他想要将手伸过那些黑暗的封锁,想要紧紧地搂住他。“为什么那必须是你呢?”

  Bruce艰难地把眼睛从男孩脸上移开,注视着脚下的水洼。“我很抱歉。”这句话苦涩,就像他髋部的印记一样冰冷。他需要,他渴望抬头但他害怕会在男孩眼中发现的事物。他难以忍受愤怒,以及意识下徘徊的痛苦。

  “Yeah.”

  Bruce没有尝试去阻止Jason离开。他没权利那么做,至少不是在他造成那些伤害,放弃那些事物之后。他缺少任何理由将Jason留下,想要追寻他的念头因愧疚而晦涩。他在脚步消失前都低着头。屋顶再一次空荡荡的,只有头盔还留在那里,漆黑的眼睛责难般的瞪视他。他想要捡起红色的头盔,却在碰到它前犹豫了。最终他选择离开。

  Jason的消失就像他的第一次出现一样没有任何线索可寻,只有一种奇异的寒冷从灵魂印记持续渗入Bruce的躯体。他想要从此寻求Jason的原谅,而不是只能频繁抚过黑色的印记。
他不敢去期许,将自己淹没在工作中,但是他不是试图去分散自己的注意。或许他应该担心自己如此轻易地习以为常肉体与心灵对印记所许诺的的渴求。这渴望不曾停止,甚至日益增强,啃咬着他的意识。

  印记突然开始疼痛时,他恐慌的速度让他尴尬。有什么在他发觉之前就拉扯着他,带他离开会议室,匆匆经过所有他关切的人。他听见Lucius在呼喊但是他难以投之关注。他冲下楼梯因为电梯过于缓慢。每一个停下他的红绿灯都像在嘲笑他,使他愈发握紧方向盘。他从车里爬出,踏上庄园的车道,然后才发现方向盘早已扭曲。他心跳的太快,胸口发紧,思绪万千。一步两级地奔上通向前门的梯级,用力将钥匙捅入门锁。

  世界飞速运转,仿佛下一刻就会在他身边崩塌。他的双脚被冻在原地。 大门在他身后砰然关闭,松了一口气,而他之前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摒息。全神注视着站在门厅的人影。男孩将手揣在兜里,肩部微缩。他在高大的门厅下看起来那么年轻,那么 失落,穿着过于宽大的连帽衫。一双蓝色的眼睛在他转身时忽然穿透了他,Bruce猛的止住呼吸。他无法分辨Jason脸上的表情,无法解读他嘴角的线条或他眉头的皱痕。

  “Alfred让我进来的。”Jason的言语饱含防备,就像他需要去证明他属于这里,他不仅仅是这个曾是他家的地方的入侵者。Bruce想要驱走男孩脸上的不确定,想要柔和那些线条,让它们化为他寻觅的笑容。

  Bruce在自己的理智追上身体前就大步越过隔开他们的距离。不知道谁先碰到谁,不知道谁将谁拉入怀里。他所知道的只有突然这里不再有相离的空间。他的手指蜷曲在Jason柔软的头发中,让他不禁靠得更近,捧起Jason的头直到两人嘴唇急迫地碰撞。Jason拽着衣角如同落水人抓住最后的稻草。永恒又过于短暂,这个吻结束的那么快以致他们再次分开的时候Bruce感到冰冷的失望冲刷全身。“Jason。”他粗声说到,急切地尝试从大脑中找到表达自己思绪的言语。“Jay,我…”

  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唇,打断了他。“别。”男孩低语道,满眼是Bruce害怕的同样的伤痛和犹豫。“别这样。不是现在”Jason喃喃而Bruce以为他会立即离去,再次消失。恐惧涌进他的胸膛但下一刻被惊讶取代,男孩抱住了他的手臂。“别说任何话。”一句轻语,对那些裂痕与唇上的挫伤来说太过柔和。Jason将脸埋进他的胸口,Bruce则用臂膀搂住他双肩。他心中的惊慌和紧张迅速消失,肩部放松了下来。这已足够,埋入Jason发间,呼吸着香波和烟味,他感到一种奇特的慰藉。

  这已足够。